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需要把握的問題

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需要把握的問題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09-17 12:53 瀏覽次數:

  摘 要:搞好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是軍隊新聞媒體的職責所系。搞好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既要有宏觀視野,又要抓主要矛盾;既要最大限度地還原現場,又要注重挖掘細節、展示細節。

  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涉及軍隊高層的軍事實踐活動和軍隊建設的全局性、關鍵性工作,代表著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權威聲音,主題重大,題材宏大,軍內外、國內外關注度高,影響范圍廣,是彰顯軍事新聞權威性、公信力的一個重要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軍事新聞的核心競爭力。搞好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是軍隊新聞媒體的職責所系。

  2018年下半年,根據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宣傳報道方案和中心領導指示精神,我們承擔了以改革強軍為主題的長篇綜述撰寫任務。這篇綜述既要全景展示改革開放40年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歷史進程、歷史成就,又要集中反映國防和軍隊改革的經驗和啟示;既有軍隊高層的軍事實踐活動,也有全軍各級的改革實踐活動,報道的主題重要、題材宏大,是一篇典型的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

  2018年12月17日,《解放軍報》在一版重要位置以《風云激蕩強軍路》為題刊登了這篇長達八千余字的報道,獲得了讀者認可。經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推廣后,一天的閱讀量高達149萬多次,成為中心當天閱讀量最高的“100萬+”產品。采寫這篇報道的過程中,我們邊寫稿邊思考,對如何采寫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有了一些感悟和體會。

  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特點在“重大”,難點也在“重大”。既然是“重大”,就不是一兩句話就能簡單說明白的。但是,作為向普通讀者傳遞信息的新聞作品,又必須用最簡單的語句把“重大”說清楚、講明白。換句話說,這類報道的駕馭難度大,籌劃困難多。

  受領任務后,我們沒有急于動手。首先認真學習了習主席關于改革強軍的重要論述,認真學習了中宣部和軍委辦公廳關于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主題活動的通知精神,對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部隊官兵應該把握什么、弄清什么,作為軍隊新聞媒體,我們應該向國內外受眾傳遞什么、講清什么等基本問題有了深刻地理解和把握。

  眾所周知,改革不易。20世紀80年代,為全面解決軍隊存在的“腫、散、驕、奢、惰”問題,強調,精簡整編要用的辦法,用改良的辦法根本行不通;面對進入深水區和攻堅期的國防和軍隊改革,習主席一再告誡全軍,改革是一場,改的是體制機制,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干是不行的。

  改革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中隊。40年來,伴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軍隊改革聚焦構建中國特色軍事力量體系,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解放和發展戰斗力,解放和增強軍隊活力,大開大合、大破大立、蹄疾步穩,人民軍隊體制一新、結構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

  這樣的改革之路無疑會引發人們思考:為什么中隊的改革能夠走過萬水千山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也就是說,回答好“中隊為什么能”,是我們籌劃稿件的一個核心,也是貫穿報道的一條主線。

  要回答好“中隊為什么能”,關鍵要有宏觀視野和歷史眼光。具體講,要跳出改革看改革,以宏觀視野觀察改革,以歷史眼光審視改革,不僅要寫出“改了什么、怎樣改的”,更要把“為什么要這樣改、這樣改為什么能成功”等中隊改革的深層次原因挖掘出來,把其中的歷史經驗、深刻啟示分析出來。

  思路有了,稿件要寫什么、從哪些方面進入也就逐漸清晰起來。我們經過深入思考,覺得中隊改革之所以能夠成功,離不開黨在歷史關頭對治軍建軍規律的探索,離不開解放思想,離不開始終堅持戰斗力標準,離不開全軍官兵的無私奉獻和使命擔當。這樣,稿件的4個部分也就水到渠成:歷史關頭的偉大覺醒、解放思想的自我、聚焦打仗的精兵之路、不辱使命的歷史擔當。

  所以說,籌劃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關鍵要有宏觀視野、歷史眼光,要站在全局上看問題,從宏觀看局部,以大看小、以寬看窄,看出新聞在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看出新聞的歷史價值。

  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因其涉及素材龐雜,人物多、事件多、看法多,謀篇布局時總覺得這也重要,那也重要,究竟寫什么、不寫什么,哪些詳寫、哪些略寫,往往讓人左右為難。

  我們撰寫這篇報道時也面臨這個難題。改革開放40年,國防和軍隊改革有過一系列重大舉措,從多次精簡整編到打破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軍體制,從改革開放之初的十一大軍區到今天的五大戰區,從20世紀80年代百萬大裁軍到新時代裁減軍隊員額30萬……涉及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不勝枚舉,對改革的看法、觀念、觀點也多種多樣。面對紛繁復雜的材料,如果我們不分輕重,眉毛胡子一把抓,大事小事都要涉及,別說一篇文章,就一部書也難以盡言。

  古人云:舉網以綱,千目皆張;振裘持領,萬毛自整。意思是拿起漁網上的總繩一撒,千萬個網眼就自然張開了;拎起皮衣的領子一抖,所有的毛自然就整順了。比喻做事應該提綱挈領,善于抓住重點,從根本的、關鍵的環節上著手。

  那么,國防和軍隊改革40年,重點在哪里?代表事件有哪些?我們覺得,首先要抓住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標志性事件及其背后的歷史意義。比如,1985年6月4日,在擴大會議上伸出一根指頭—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減少員額100萬。人民軍隊就此踏上中國特色精兵之路。又比如,2015年9月3日,習主席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上鄭重宣布:中國將裁減軍隊員額30萬。這一年,人民軍隊全面實施改革強軍戰略,在中國特色強軍之路上邁出關鍵一步。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任何一次重大改革都離不開思想大解放。對軍隊來說,改革之初的真理標準大討論和進入新時代的戰斗力標準大討論,既為國防和軍隊改革做了思想上的準備,本身也是改革的一個組成部分。除此之外,我們還注重處理好改革前35年和后5年的關系,既有詳寫,也有略寫;既有重點,也有鋪墊;既不面面俱到,也防止掛一漏萬。

  撰寫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既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更不能分不清輕重,把芝麻當西瓜,或把西瓜當芝麻,輕重倒置。要像毛主席講的那樣,要學會 “彈鋼琴”,十個指頭都要動,既有高音、低音,又有強音、弱音;既有輕重緩急,又有抑揚頓挫。只有這樣,才能彈奏出一曲和諧動聽的美妙樂章。

  撰寫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不能忽視細節、缺少細節,必須還原現場,挖掘細節,展示細節。我們撰寫這篇報道也不例外。在寫作準備階段,我們要求參與寫作的記者要廣泛收集相關史實和細節,并運用到文章寫作之中。

  比如,文章的第一部分“歷史關頭的偉大覺醒”,主要是寫國防和軍隊改革是黨在重大歷史關頭探索建軍治軍特點規律做出的戰略抉擇。應該說,這方面的史實不少,舉措也很多,唯一遺憾的是,能運用的細節太少。稿件基本完成之后,我有機會參觀了“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在展覽現場,我發現了兩部望遠鏡:一部是鄧主席觀摩華北大演習時使用的,一部是習主席2018年4月12日在南海海域閱兵時使用的。我當時眼睛一亮,這不就是細節嗎?回來后,我們把這個細節加入稿子,還特意寫道:“不同年代的兩部望遠鏡,引發了參觀者的回望與思索,正是中國黨的領導核心在重大歷史關頭登高望遠、運籌帷幄,指引人民軍隊走上了一條中國特色強軍之路。”既豐富了文章內容,又升華了文章主題。

  在整篇文章寫作中,我們不遺余力,努力發現細節、展示細節。比如在“解放思想的自我”這部分,為了說明與時俱進、解放思想難在推倒利益格局的藩籬,記者找到了這樣的細節:1982年,醞釀裁撤鐵道兵和基建工程兵期間,一位老同志找到負責裁軍工作的副總參謀長何正文,怒氣沖天地說:“你知不知道鐵道兵的歷史,你這樣做,是要犯歷史性錯誤的!”在“不辱使命的歷史擔當”那部分,我們寫下了這樣的細節:百萬大裁軍的“主刀人”、時任副總參謀長何正文,首先動員自己的4個子女全都脫下了軍裝。

  新聞是寫給讀者看的,無論什么樣的報道,貴在感染人、打動人,撰寫重大軍事時政新聞報道更應該充分挖掘軍事實踐活動的生動細節,讓讀者從這些生動細節上感受中隊跳動的脈搏,從而更加熱愛這支軍隊、擁護這支軍隊。

双色球投注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