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時評 > 2018年高考作文素材:2017年幾篇必須關注的熱點時

2018年高考作文素材:2017年幾篇必須關注的熱點時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09-17 12:54 瀏覽次數:

  據報道,近日,自稱“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全網粉絲超百萬、26歲的吳永寧在湖南長沙某大樓墜亡。警方通報稱,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墜亡,排除他殺。

  吳永寧墜亡的消息,引發熱議。不少人在震驚、惋惜之余,對吳永寧挑戰極限的精神給予熱情肯定,認為他的努力讓世人看到了中國人久違了的血性。這不難理解,畢竟,從今年2月10日開始發布第一條高樓極限運動視頻,僅僅10個月光景,吳永寧就“收割”了百萬粉絲。這其中,除了視頻平臺的幕后推動之外,也表明一般民眾確實有著某種“英雄崇拜”的情結。

  現在已經很難搞清楚,在吳永寧“每天都在爬”、每次都在“玩兒命”的過程中,支撐他堅持下去的動力究竟是什么?但有一點想必是一個重要因素,即經由網絡直播,他精準地實現了與粉絲的互動,“大樓就在那里”,固然是一個吸引他去不斷攀爬的因素,而粉絲的歡呼與打賞等則是最直接的驅動力量,讓他停不下來。

  而正是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里,吳永寧獲得了巨大的滿足與成就感,有掌聲,也有金錢的回饋,更有某種聚光燈下的“超人想象”。與這些榮光相比,現實生活中的親情、愛情,或許只能被視為羈絆。這也可以理解,為什么他的女友勸說得多了,就會被他屏蔽或者不被理睬。對于一個沉浸在“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語境中的人而言,任何正常都是難耐的平庸。

  事實上,吳永寧并非不知道自己行為的危險性。今年10月,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這項運動在國內是違法的,我去小區經常會被保安和物業阻撓,只能偷偷摸摸的,靠運氣。被抓、進局子是常有的事兒,不過到目前為止,除了教育我們一頓也沒什么特別嚴重的處分。”從這段話中,我們看不到對法律的敬畏,也看不到任何自我警醒,倒是滿滿的自以為得意。

  這顯然是有問題的。挑戰極限的價值沒有錯,但問題在于,這個世界并非只是為了某些個體而存在的,任何個體的行為,哪怕是為了拓寬人生存空間、想象空間的努力,也應該遵循基本的準則和邊界。遵守公共秩序是一個標準,守法則是另一個標準。也即,不僅要愛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有責任和義務約束自己的行為不影響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遺憾的是,這些基本常識,在網絡直播的喧囂中往往被輕易忽略,或者有選擇性地被無視。人們只愿意看到一個高出同儕的“英雄”,一個寄托了眾人潛在意志的“代言人”,為他歡呼、喝彩,順帶打個賞。至于更多的責任倫理、社會規范、公共秩序,甚至包括“英雄”的生命等等,均不在討論者的談資范圍之內。

  如果說,吳永寧自己給挑戰視頻打上“不作死就不會死”字樣,更多是希望引起關注的話;那么,后來潮涌而來的粉絲歡呼,恐怕帶動了他“不作就死”的節奏。這種群情激奮的鼓勵,或許才是將吳永寧推向不歸路的強大力量,且無法停歇。

  我們都是庸常的路人甲或路人乙,但我們喜歡創造出個把“英雄”,用作我們乏味生活的點綴,稍稍滿足一下未曾泯滅的“英雄夢”“極限情”。這實際是一種很悲哀的社會心理:常態生活中鮮有自立自為的努力,卻往往把情緒寄托到別人身上。

  多少年來,我們總是謳歌英雄,禮贊死亡,鼓勵人要有血性,但那都是對他者而言,反求諸己則立馬變幻了腔調,喜歡弄點綠植、談談養生、中醫是最愛、保養是信仰云云。也因此,學者自沉,他們歌頌;詩人跳樓,他們禮贊;高空失手,又是一輪溢美的諛辭。

  人當然應該有些血性,也不妨多一些探索、挑戰的精神,但前提是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不要將自己置于擾亂公共秩序的自傷境地,更不要將自己不能、不愿去做的行為投射到他人身上。

  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吳永寧失手墜樓,對其家人和女友來說,是一件慘痛的悲劇,對社會來說,亟需加強對類似“極限運動”的管理與引導,既要鼓勵敢于挑戰的精神,也要強調人生安全與公共安全。勇于探索不是盲目玩命。

  斯人已逝,是是非非卻并未隨之而去。最近,一段吳永寧失手跌落的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在這段視頻上,清晰記錄了吳永寧在生命盡頭最后的嘗試并最終跌落的畫面,每一個看到這個視頻的人,都不由得心頭一顫。不管出于何種目的,將這樣的視頻發布到網絡上,都是對死者及其家人極大的不尊重。

  這個視頻,是吳永寧生前最后一次挑戰高空建筑的視頻,由他自己架在邊上的手機拍攝的。他去世之后,手機到了他爸爸手里。某媒體記者前往采訪的時候,提出來要看一下他的手機,并當著其父的面對視頻進行了翻拍,當時家人并未阻止。隨后,該媒體記者就將視頻發到了網上,引發質疑。

  吳永寧女朋友在微博上悲憤地表示,“今天突然看到這個視頻,我哭死。吳詠(永)寧一家善良,你們說要看手機,他爸爸就給你們,沒讓你們發出來。考慮我們家人的感受嗎?如果你們再不撤下來,等著我的死訊消息。讓你們賺錢。讓你們繼續曝。”在的壓力下,該媒體撤下了視頻,并進行了道歉。

  人們可以對吳永寧的行為表示不理解甚至批評,直至進行反思,但他的死無論如何都是一件悲傷的事情,他作為死者的權利應當得到他人的尊重。媒體可以報道,可以評論,但不應該為發布所謂獨家信息,在沒有征得家人同意的情況下,貿然發布視頻,是缺乏操守的行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這樣殘酷的視頻,對觀看者來說,也極易引起心理不適。作為媒體,無論通過什么手段獲得類似視頻,也應當慎重公開,以免對死者、對家屬乃至社會造成傷害。

  在眼球經濟時代,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來吸引眼球和流量。作為社會運行的基本規則,某些底線是不能觸碰的。比如,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的底線不能破,公序良俗的底線不能破,與人為善的底線不能破,媒體的職業操守不能破。為了爭搶所謂的獨家,而悍然破壞底線的行為,是任何辯解都無法洗清的恥辱。

  從這件事上,媒體從業人員更應該警醒。無論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都應當有共同的底線意識。在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更需要克制追求獨家轟動效應的沖動,慎重再慎重,考證再考證,消息報得早一點晚一點有什么要緊呢?受眾早已信息過剩,反倒是有觀點有態度有分析的見解和觀點,才是真正無可替代的獨家。

  日前,自稱“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的吳永寧意外墜亡,引起了場上的爭論。這位一度全網粉絲超百萬的年輕人,不幸在湖南長沙華遠國際中心墜落身亡。根據視頻記錄,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他貼著墻面做了兩次引體向上。而且,視頻顯示,“吳永寧有些體力不支,他的雙腳貼在玻璃墻面勉強支撐著,想努力要往上爬。掙扎了大約20秒,最終墜落了”。

  面對網上一些類似“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的言論,想必有許多朋友都不會贊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高空挑戰”的危險性極大,不會有誰會整天拿著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就像那些在懸崖峭壁上修建棧道的建筑工人,還有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在小煤礦下工作的人,如果不是現實所迫和“回報很大”,想必他們不會選擇身處險境。

  據《長沙晚報》報道,吳永寧家境不好,父親多年前已病逝,母親患有精神癥,自己不到20歲就外出打工了。為了能給母親治病,吳永寧只能想辦法賺更多錢。但對于一個沒受過高等教育、缺乏專業技能的年輕人來說,又能有多少路可以選擇呢?

  “網紅直播”興起后,依賴“粉絲打賞”,不少直播平臺賺了大錢,一些網紅主播也實現了“暴富夢”。這些浮華暴富激起許多年輕人搏一把的。吳永寧發現自己“高空挑戰”能得到粉絲打賞,受到“激勵”后,就走上了這條危險的路。

  從某種意義上說,在缺乏安全保護和情況下,“高空挑戰”出意外事故是大概率事件。但為什么沒有合理的保護和管理機制呢?

  首先,要搞清一個問題,吳永寧的“高空挑戰”算不算極限運動?蹦極、攀巖、跑酷之類的極限運動,已經為人熟知,尤其在國外,的確有些年輕人熱衷這些運動,而且喜歡把自己的“成功視頻”傳到網上。然而,上述運動基本都是有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的。而且,“高空挑戰”不同于攀巖,這根本不能算什么極限運動,而是危險行為。

  其次,雖然吳永寧墜亡是自主行為的事故,但相關直播平臺監管的失職也是重要因素。試想,如果不是直播平臺對吳永寧此前危險行為的“默許”,他還會走這條不歸路嗎?正是因為直播平臺和粉絲們對吳永寧形成了一個看似正向實則誤導的“激勵”,才讓他意識不到危險已悄然臨近。

  不少直播平臺內容的魚龍混雜,向來為人詬病。經過一次次的整頓,、暴力一類的內容,已經很難出現在直播平臺上了。但是,對“高空挑戰”這類危險的行為,是不是也應該納入“禁止內容”呢?畢竟,很多觀看視頻直播的網友還是未成年人,他們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如果受到不正確的“誘導”,后果不堪設想。

  據了解,目前,當地政府部門已了解吳永寧家中的情況,政府將會對其家中進行相應幫扶。這或許是不幸發生后唯一給人慰藉的消息了。然而,逝去的年輕生命不能復生,這給親友造成的傷害恐怕終生難以痊愈。在慨嘆悲劇的同時,仍有必要繼續對事故和背后問題進行反思。

  近日,有媒體報道,盡管“網絡直播月入百萬元”已被證實是個例,但仍有不少人希望通過網絡直播一夜成名,其中不乏未成年人。記者調查發現,總體來看,一些知名直播平臺有相對嚴格的認證審核程序,未滿18周歲的申請者無法進行直播。不過,仍有不少直播平臺的認證門檻較低,沒有對年齡進行特別限制,直播間里也不乏低俗內容。

  “沒對年齡進行特別限制”,這只是眾多網絡直播亂象中的一個問題。此前,諸如直播內容低俗、涉黃等新聞時常見諸報端,更有甚者,在從事醫療活動時進行直播,引發社會熱議。這些直播亂象,恐怕不能以“好玩”、平臺方疏于管理之類的言論來掩蓋。

  最近,國內諸多媒體對自稱國內極限高空挑戰第一人的網絡直播博主“極限-詠寧”墜亡一事進行了報道和評論。拋開“極限運動”這一關鍵詞,人們依舊可以發現在這一事件背后,有著網絡直播的身影。

  可以說,正處于發展初級階段的網絡直播,是一方藍海。在這個領域,平臺方運作好,便可獲得巨大收益;而主播們想方設法吸引關注,也多有收入方面的考量。吳永寧為了吸引更多人關注,“放棄”了安全保護;而一些不諳世事的未成年人,也想通過網絡直播收獲自己的第一桶金。

  個體的價值選擇是自由的,社會無法也不應干涉和強加。但是,社會依然要給予正確的引導和規范,盡可能地讓整個網絡直播事業向合理、合法與健康的方向發展。比如說限制未成年人進行直播,相關直播平臺對此有過努力。早在2016年,多家從事網絡表演的主要企業負責人,曾共同發布《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承諾不為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冊通道。

  但實際上,限制未成年人注冊成為主播的效果并不佳。媒體報道中,就有網絡直播經紀人梳理了諸多繞過實名制認證的環節。比如,使用非本人證件,認證刷臉時找身份證持有者本人就可以通過了。

  這足以說明,凈化直播平臺,僅靠市場自我調節和行業自我約束是不夠的。相關管理部門應該加強監管,對現有的直播平臺進行排查登記,保證直播平臺實名注冊流程的嚴格實施,引導網絡直播健康發展。

  昨天,《人民日報》登載一篇題為“互聯網上‘奇葩’險種頻現,商家賣‘鹿晗戀愛險’”的報道:不久前,明星鹿晗和關曉彤公布了戀愛消息,粉絲沸騰。網上馬上有商家開始銷售“鹿晗戀愛險”,每單保費11.11元,承諾如鹿晗關曉彤一年后仍保持戀愛關系,商家便支付雙倍金額,不少粉絲竟然投保。

  《人民日報》文章用了奇葩險種來表述非常貼切。不過,從金融角度分析,什么叫做有毒金融產品與有毒金融創新,這就是有毒與無聊的金融創新。

  互聯網金融、科技金融以及未來的區塊鏈金融是金融業發展趨勢。但不可否認也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這本身沒有什么奇怪的,新技術可用于促進人類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同樣,新科技也會被不良分子利用來破壞經濟健康發展甚至違法犯罪。

  網絡金融引發的這輪金融創新雖然在全球蓬勃發展、方興未艾,但是在中國對網絡金融創新卻引發了較大爭議。焦點在于一些金融創新嚴重背離支持實體經濟的目的。經濟決定金融,有什么樣的經濟就有什么樣的金融。而一些脫離經濟基礎的金融創新已經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最終結果是惡意炒作金融現象與概念,跟風追星利用金融手段炒作概念,最后是釀造較大金融風險。這種所謂的金融創新對實體經濟,對社會民眾,有百害而無一利,只能助長社會經濟金融滑向敗壞社會風氣,惡化金融秩序,釀造金融風險,給惡意炒作金融概念以示范效應的結局。這樣的金融創新就是有毒的金融創新。

  更加重要的是,有些完全是穿著金融創新馬甲、打著金融創新幌子的假創新,甚至其本質是一種隱蔽的行為。比如,鹿晗和關曉彤的分手險種,就明顯具有性質。還有許多奇葩的險種:違章貼條險、熊孩子惹禍險、扶老人被訛險、忘穿秋褲險、美廚娘關愛險、腸胃險、痘痘險……險種之多之奇,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大多數奇葩的互聯網保險費用并不高,便宜的僅需1元,“毛毛雨”隨手投;多的百十元,花得也不心疼。此外,很多險種提供定制化“套餐”,微信、支付寶就可以轉賬。于是,“我的保險我做主”,個性化、去中介化,使其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的熱捧。有數據顯示,互聯網保險70%以上使用者為“80后”到“90后”的年輕人。

  其實,互聯網奇葩保險正是借助于互聯網這個平臺才給其提供了最佳機會。雖然保費不高,年輕人甚至以玩耍娛樂的心情投保。但必須清楚的是,互聯網經濟平臺的一個特點是規模經濟本質,依靠大的粉絲與流量把業務做大的,以量取勝是互聯網平臺經濟的制勝法寶。一句話,互聯網保險平臺賺得并不少。

  最擔心的是,除了演變成工具以外,一些險種已經涉嫌和非法集資嫌疑。一些險種并非保險機構開發、銷售,保單毫無法律效力。所謂保單,不過是商家自行印制的一張紙,若該險種大賣后商家卷款跑路,哪里還有禮金可追?對這類野雞保險公司,監管部門應該立即介入,嚴肅查處!

  不可否認,隨著互聯別是移動互聯網等網絡新經濟的發展,伴隨而來的網絡金融方式、手段、產品、渠道與創新會層出不窮。除了必須加強監管,還要加強投資者的教育與培訓,增強投資者的抵抗力與鑒別力,這也是完全與必要的當務之急。

  一家名為上海悠唐網絡科技公司的騙子機構利用互聯網非法集資高達39億元,投資者向其投資的幾十萬、上百萬元資金變成了一錢不值的“游戲幣”,多次維權未能得到合理解決。最新消息稱,這家機構的辦公地址已經人去樓空,數十萬投資者則很有可能血本無歸。

  同已經發生的很多互聯網集資騙局比較,這個最新的故事并不新鮮——騙子開出高額的投資回報引得投資者心動,其發行的一種名叫“捷卡”的有價證券被肆意炒作,10元一張的卡最高被炒到了30元。而當敗露、騙子卷款隱遁的時候,照例留下了大量被套投資者,他們哀傷、憤怒,但又無計可施,只能寄希望于政府加強市場監管、早日抓住騙子。

  政府確實有疏于監管的問題。上海悠唐建立至今大概有3年的歷史,可以說它一開始就沒安好心。它以時髦的網絡科技為名,處心積慮地設計了一個圈套。如果政府對這種集資形式多加關注,在它萌芽之時就加以干預,本可以避免更多的投資者上當受騙。

  但是,把責任完全推給監管者,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自從互聯網經濟出現以后,此類利用互聯網精心設計集資騙局的勾當時有所見,為什么仍有人前赴后繼地往里鉆?一個很關鍵的原因便是這些投資者自身未樹立風險意識,以一種心態參與其中。

  以上海悠唐這起騙局來說,它非法發行的捷卡,只要投資1萬元,每月就能獲利800元,一年就能獲利9600元,年化收益率高達96%。正是這個高額回報吸引了那么多的投資者。問題在于,在目前經濟增速下降、各種投資利潤率走低的大背景下,一個互聯網機構憑什么能給投資者這么高的回報?上海悠唐在集資時盡管吹得天花亂墜,卻并沒有什么可靠的項目投資,因此幾乎用不著對它精心研究,一看就是騙局。

  既然如此,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奮不顧身地鉆入圈套?說這些投資者過于貪婪,喪失了應有的投資常識和風險意識,還只是表面;更為不堪的是,不排除一些投資者明知其中有風險,卻以為可以將風險轉嫁給后來者,自己則坐收漁利。說穿了,這種行為其實已經構成了與騙子機構的合謀,只不過目前被套住的人接過了最后一棒,而在他們之前已經離場的人沒準兒還慶幸自己賭對了,他們非但對騙子機構恨不起來,說不定還在暗中感謝騙子給他們開拓了賺大錢的一個機會呢。

  中國已經進入市場經濟社會,市場經濟的一個鮮明特點就是交易雙方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進行交易,從而提高市場效率。但是,市場是復雜的,如果交易一方行騙,另一方缺乏識破騙局的頭腦,就很容易上當。政府力量進行市場監管,一般只能在制度層面監管。要求其盯住每一個機構阻止一切行騙,等于要求監管機構擴大到與市場交易者同樣的規模,不僅不現實,而且會產生難以承受的社會成本。

  投資者置身市場,必須樹立自我防范意識,別以為只要政府加強了監管就萬無一失。目前各地泛濫的互聯網集資活動,證明很多投資者還很不成熟,對市場還不能很好地適應。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加強監管確有必要,但更重要的還是投資者要有投資常識,更不能以僥幸心理、心理來參與投資,否則,投資者只會不斷地在類似上海悠唐這樣的騙子機構設計的騙局中栽跟斗。

  不久前,山東萊陽市教育體育局官網發布消息,萊陽第二實驗中學有位李某某,“6歲設計程序,8歲研發云計算平臺,14歲簽約麻省理工大學……”。

  細究這些信息就會發現問題,比如其中提到的“麻省理工大學”,其實根本沒這個學校,只有麻省理工學院,而其他的“天才故事”也漏洞百出,經不起推敲。但在媒體質疑之后,教體局宣傳處依然聲稱,李某某被錄取是真的,他們看到了簽約照片……幾經周折之后,昨晚,萊陽市教體局承認該信息“核實不嚴”,并稱“將處理相關責任人”。

  既然是虛假宣傳,想必隨著調查的持續深入,最后會明確追責對象。值得注意的是,涉事部門最早面對外界質疑時,態度跟現在可不一樣。當時,萊陽市教育體育局曾表示“錄取信息沒錯”,還“展示了更多書面證據”。直到與事件相關的幾所大學陸續“辟謠”,“紙包不住火”了,萊陽市教體局才發布“調查結果”。

  恐怕,對所謂“天才學生”的盲目追捧是重要因素。家長和老師們望子成龍的急切心理是可以被理解的,但絕大多數孩子都是普通人,也是一個客觀事實。不過,人們總是對“天才學生”的出現抱有幻想。加上過去一些媒體對“名校神童”一類人的吹捧和炒作,讓一些人抱有僥幸心理,總希望能培養出一個“新星”。

  另一方面,某些學校和一些基層政府的教育部門,渴望通過學生優異的成績來證明自己的“業績”。證明方式之一,就是學生的升學率尤其是名校升學率,而極端化的表現,則是“制造”幾個“天才學生”,編織讓外界驚嘆的“教育神話”。

  雖然我們還不清楚學生家長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但如果沒有他們的“默許”乃至“助推”,李某某很難有如此的“天才履歷”。畢竟,很多“神話”來自家長和學校的合力,或許他們考慮過這樣的風險,但是,“神話”帶來的“光環”和“回報”更有力。

  在傳媒不發達的時代,這些“業績”和“神話”通過周圍人的口頭傳播,“一傳十,十傳百”,漸漸地,人們可能也就搞不清是事實還是謊言了。但是,在網絡和新媒體時代,這樣頗具噱頭的新聞很容易成為媒體的聚焦點,因此,也更容易受到外界的監督,不會放棄對的追問——因此,這類“教育神話”會越來越少,即使出現了,也很快會大白。

  這類事件,說到底,還是教育的導向問題。教育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揠苗助長。孩子的潛力當然是無限的,但應該有針對性地加以引導,虛假宣傳和過度拔高,只會毀了孩子的前途。

  近日,據多家媒體報道,成都市文翁實驗中學啟動“在參與中提升家長家庭教育素養”的課題研究,要求學生家長“一學年至少讀一本家庭教育類書籍,制訂一份家規家訓,至少交一本家長課堂筆記,至少參與一次學校教育教學活動,至少有一次有效的親子交流”。完成必修課后,家長可以領到一張“家長合格證書”。

  時下,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密不可分,相輔相成早已是全社會的共識。何況,該校所推行的措施也建立在對自身情況調查和研究的基礎之上,絕非空中樓閣。據報道,該校地處城鄉接合部,全校1000多名學生家長,60%為外來務工人員,40%為當地失地農民,擁有大專以上學歷的不到3%,高中以上學歷不到10%。因此,引導家長參與教育過程,避免因家庭教育缺失阻礙學生成長,這所中學的做法值得肯定。

  目前,為了獲取“合格證書”,部分家長的積極性已經得到了充分調動,可謂成果喜人。既然如此,讓家長“持證上崗”是否該被推而廣之,成為普適性的舉措?

  其一,家長手中的“合格證”含金量幾何,需要由科學方法來評判。成都市文翁實驗中學對家長所提出的要求并不算高。讀一本書、制訂一份家規、進行一次親子交流,是富有實效性和可行性的家庭教育方法。不過,這些舉動能否切實提升家長的家庭教育素養?這需要該校的課題研究成果加以理論支撐。既然該校家長的文化程度不高,那么校方又該如何保證他們的培訓質量,不讓培訓淪為走過場式的形式主義,就值得深思。

  其二,“持證上崗”會不會為家長帶來額外壓力?據校方介紹,嶄新教育模式的目的“不是想給家長壓力,而是給家庭教育一個規范的軌道”。為了適應不同家長提升家庭教育素養的差異性,挖掘家長提升潛力,學校在“合格家長”的基礎上提出了“合格家長”“優秀家長”“卓越家長”的“五個一”指標,鼓勵家長梯級成長,每學年為不同等級的家長頒發證書。既然有等級之差,也就意味著家長不得不在潛移默化之中應對競爭的壓力。若在各大學校推廣“持證上崗”,是否會造成家長、家庭之間的新一輪攀比,進而演化為“拼爹”?

  我們更應該追問的是教育和學習的本質。近年來,各類畸形的教育競爭現象層出不窮,讓人目不暇接。比如,數不勝數的補習班、輔導班耗費家長大量資金和精力,還把家庭教育抬高到前所未有的地位。一時間,家長、老師、社會無不陷入教育焦慮中,唯恐孩子在起跑線上落后半步。

  我不否認成都市文翁實驗中學獨具創造性的措施。任何新生事物的發展道路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作為先行者,“持證上崗”的得失值得借鑒。能讓廣大家長更為積極地與學校合作,給予孩子更為平坦、順暢的成長之路,善莫大焉。因此,更應關注該校課題研究的后續進展,觀察該舉措為學生成績和成長帶來的影響。

  在大城市有過租房經驗的人都深知租房痛苦,房租貴、房源緊張,一不留神碰到黑中介,高額押金也會泡湯。租房里邊的坑,數都不數清。吃虧上當多次之后,人們往往會選擇大品牌,以為大品牌會更靠譜。但自如房屋甲醛超標打破了人們的幻想。

  據媒體報道,租房品牌自如多個出租房甲醛超標,疑似導致租客患病。有自如管家稱,一些房屋剛裝修完就掛在自如平臺上出租,沒時間進行有效的通風處理。

  自如是鏈家旗下高端租房品牌。房東將房屋交給自如后,自如負責統一裝修和配置,然后對外出租,并提供保潔等服務,因而價格在同等條件下要更貴一些,租客主要圖的是省心。摸準了大城市租房的痛點,乘著“消費升級”的東風,自如這個品牌這幾年成長地很快。

  官方簡介稱,自如的名稱來源于對“自如”一詞的精神向往,“希望人們在生活居住中能體會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狀態,而不被各種瑣事困擾。”他們給租客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叫自如客。

  一切看起來很好,但也只是看起來很好。甲醛超標事件為鏈家的商業布局亮起了警告燈。現在看來,大品牌也不能與放心劃等號。自如客不能像廣告詞中那么自如,他們首先不得不關心房子會不會傷害自己的身體。

  安全是所有行業的紅線,也是所有商業模式不能觸碰的高壓線。不止一家知名的網紅餐飲店,因為食品安全問題“來去如風”。房子的安全性就更容不得懈怠。

  自如房屋是由品牌方統一裝修、統一出租、統一管理,本應該有利于消除安全隱患。所以當它出現問題,自如品牌方就更難以推脫責任。記者調查發現,疑似甲醛超標的自如出租房,均存在新裝修的情況,而且裝修時間和通風時間都不長。

  房子裝修中的甲醛問題是一個老問題,人盡皆知,并沒有認知成本。甲醛總是難以杜絕,但總的來說,裝修材料越好,甲醛含量越低。因此自如在裝修房子的時候有沒有為了控制成本使用劣質材料,便成了疑問。

  裝修完之后去除甲醛的辦法很多,最常用的還是開窗通風。開窗通風看起來沒什么成本,但對于房屋中介來說,時間就是金錢,空置就是成本。有的家庭會把剛裝修好的房子晾大半年,中介顯然不可能放這么久。據了解,自如一旦和房屋業主簽約收房,即要開始給業主按月打款。空置散味時間越長,也就意味著自如損失會越大。也因此,就如媒體報道所說,有的房子剛裝修好一兩個星期就對外出租,這顯然是拿租客健康不當回事。

  不管是在裝修過程中控制材料使用,還是在裝修過后進行污染治理,房屋中介最終都只能把安全無憂的房子提供給租客。這里有一句忠告: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了為什么出發。如果將來每一個自如客都不得不隨身攜帶甲醛檢測儀,也就沒什么人愿意當自如客了。

  今年11月份,鏈家獲得了某媒體評出的“企業社會責任年度影響力獎”。踐行社會責任,眼里就不能只看到短期的利益,不能讓用戶以身試“毒”。

双色球投注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