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教育 > 幼兒園不宜開展珠心算教育

幼兒園不宜開展珠心算教育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09-19 14:40 瀏覽次數:

  總的來說,珠心算學習對幼兒發展的影響弊大于利,其積極作用沒有得到科學有效的論證,其負面的影響倒是有很多理論和事實層面的證據。

  近30年以來,我國一些地區和東南亞部分國家將珠心算作為“促進兒童智力開發”的一種手段和方法加以推廣。近期,在有關機構的推動下,國內有部分地區還設法將珠心算從校外智力開發活動轉變為小學、幼兒園的必修課程。對于珠心算教育向幼兒園延伸的發展態勢,需要我們以科學而謹慎的態度來面對。

  嚴格地說,任何內容要進入中小學和幼兒園的課程,必須達到三個方面的要求:符合國家課程標準的規定,符合孩子身心發展的規律,符合知識本身的邏輯。因此,某種教學方法或手段必須經過長期的實驗研究和嚴格的科學論證,被證明為確實對全體幼兒和學生的發展有效,才可能考慮進入課程體系。目前來看,珠心算教育的發展還遠未達到這樣的要求。

  珠心算是“珠算式心算”的簡稱,是一種數學計算方法。顧名思義,它的基本原理是以珠算為基礎,通過實際撥珠訓練,到模擬撥珠訓練,再過渡到映像撥珠,最終在腦中形成珠像運動進行計算的一種計算技能。形象地說,就是在腦子里面打算盤。

  縱觀國內外已有研究,絕大多數研究聚焦于珠心算教育對于小學生的影響,部分研究經過對比分析,發現珠心算教育對于小學生的學業成就有一定積極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促進小學生的整體智力發展。但珠心算教育對于3-6歲學齡前幼兒發展的作用卻缺少權威的科學確證。

  從理論上來說,學齡前幼兒的注意力、思維力和智力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與其內部的生理成熟程度的相關性更大,單純地強調外部教育或者訓練的作用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幼兒階段的任何教育和訓練都應該建立在認識、理解、遵循和順應兒童身心發展年齡特點的基礎上來開展,這也是幼兒園進行珠心算教育和中小學進行珠心算教育最為本質的不同之處。6歲以前的幼兒以具體形象思維為主,珠心算教育所追求的以幼兒腦海中的映像算盤替代現實中的實物算盤的計算方式,與幼兒期的思維特點是不相吻合的。腦科學的相關研究表明,珠心算教育難以通過算珠腦像來培養幼兒的表象能力,更難以違背幼兒的年齡特點超越具體形象思維而直接迅速進入到表象思維。很多心理學的對比研究也表明,珠心算教育對于3-6歲的幼兒在注意力、思維力、自我調節能力等方面的促進效果并不顯著,對提高幼兒加減運算得分和幼兒策略選擇水平等方面的效果也不明顯。并且,對于數概念發展并不完善的幼兒來說,如果在對加減運算的實際意義甚至是一些數字的實際意義都沒有正確理解的基礎上,就被過早地灌輸這種抽象的計算法則,反而會使幼兒出現概念混亂的情況,對幼兒數學學習的興趣也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從事實層面來看,許多小學教師和學生家長反映,兒童在幼兒園階段接受珠心算訓練進入小學以后,不但在數學學習中沒有優勢,反而產生了不良影響。學過珠心算的兒童在小學數學計算時,總是會先想到算盤然后再算題,很容易混淆珠心算和小學數學中對“數”的表達,并且難以建立對數概念的理解和形成基本的數理邏輯能力,從而產生數學學習方面的障礙。

  總的來說,珠心算學習對幼兒發展的影響弊大于利,其積極作用沒有得到科學有效的論證,其負面的影響倒是有很多理論和事實層面的證據。

  從幼兒園教育的教育目的和教育規律的角度來看,珠心算教育本質上違背了幼兒教育的基本原則。我國《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指出:“幼兒園教育應充分尊重幼兒作為學習主體的經驗和體驗,尊重他們身心發展的規律和學習特點,以游戲為基本活動,引導他們在與環境的積極相互作用中得到發展。”但機械的珠心算訓練完全沒有遵循這些幼兒教育的原則。

  任何外在的教育干預,都需要建立在幼兒是否具備接受這種教育的生理、心理準備和進行這種學習的興趣、能力準備之上。雖然珠心算和數實物或者數數一樣,本身只是一種計算方式,但這種計算方式需要具備較強的抽象思維能力,而學齡前兒童的年齡特點是以具體形象思維為主,因此對于絕大多數幼兒來說,學習珠心算對于其抽象思維能力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且,由于珠心算依賴于復雜的口訣和運珠規律,幼兒要學會珠心算必須有大量記憶,同時還必須集中注意,堅持學習,反復練習,才能跟上珠心算的教學進度,這與幼兒時期注意力、記憶力等方面的發展規律直接相悖。有人認為珠心算具有培養幼兒記憶力、注意力的功能,但這其實只是錯誤的表象,其實質是珠心算訓練過程中大量機械的記憶,反復枯燥的練習會破壞幼兒本來應該具有的自由快樂表達其天性的生活,對幼兒的身心發展有害,更有可能會使幼兒的學習態度受損,終生厭惡學習。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在幼兒園進行珠心算教育缺乏幼兒必要的身心發展條件的準備,不符合幼兒園教育所追求的讓幼兒擁有幸福童年的理念。

  當然,有部分幼兒園給珠心算教育披上了“游戲化”的外衣,但這并不能掩蓋其違背絕大多數幼兒身心發展特點而進行機械記憶和訓練的本質。兒童游戲的精髓在于幼兒能夠自主地選擇、自由地表達、自主地探索和自我地發展,但珠心算的基本元素是既定的口訣、大量的記憶、反復的訓練,與兒童游戲、自主體驗、尊重自我等理念背道而馳。因此,即使是以情境化、活動化和游戲化的形式來開展珠心算教育,對于絕大多數兒童來說,也難以淡化其枯燥訓練的弊端。況且,幼兒進行珠心算的記憶和訓練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必然占用幼兒本應該用來進行游戲、休息和活動的時間,難以保障幼兒必要的自由活動、游戲和休息。

  幼兒階段的數學學習需要給幼兒提供大量的經常性接觸數和量的感官認識的機會,例如通過實物計算的方式讓幼兒認識到生活中的數與量的體現。珠心算則超越實物直接以圖像思維為主,會導致幼兒缺少量與數的感官認識。此外,在低年齡段直接進入珠心算學習會導致幼兒對數學的認識不全面和不完整,并且限制幼兒的思維方式。過早地讓幼兒接觸到快捷的方式,很容易導致幼兒忽視學習中原本最為本質的東西,反而會影響到后續的學習。正如前面所談到的,珠心算只是一種快速的計算方式,但這種“快”是機械記憶的結果,導致的是幼兒對數概念和關系的認識不全面,并影響后續的數學學習。本質上,珠心算和數學本身基本沒有關系,數學是一門理解世界的學問,而珠心算更多的是一種技巧,熟能生巧罷了。

  因此,我們反對輕率地在幼兒園開展珠心算課程。一是禁止幼兒園將珠心算打造為園所特色,并片面夸大珠心算的作用,以此作為蠱惑家長的噱頭和收取高額費用的工具。很多家長是在幼兒園“參加珠心算可以讓孩子參加比賽獲大獎”、“學習珠心算可以讓孩子在數學方面高人一等”等承諾下送孩子參加珠心算學習的,但這種不切實際的宣傳卻沒有告訴家長幼兒學習珠心算可能帶來的弊端。許多家長在孩子學習了一段時間的珠心算以后,發現孩子不但沒有得到期望中的諸多“好處”,反而失去了對學習的興趣和探究精神,才反思珠心算的弊端并后悔莫及。更為惡劣的是,有些幼兒園不但將珠心算作為自己的園本特色,而且要求全體幼兒都參加珠心算學習,家長如果不為孩子交納學習珠心算的費用,就不能留在教室內或者遭到教師的另眼相看。這些幼兒園真正關心的不是珠心算到底如何,而是巧立名目收取費用而已,珠心算只是牟利的借口與工具。

  二是教育行政部門應該嚴肅科學地看待與管理幼兒園珠心算教育的開展。目前部分地區的教育行政部門以教育主管部門的身份發布在本地區幼兒園全面推廣的通知,在珠心算對于幼兒的發展影響還未有充分科學論證依據的背景下,這種行政管理思路和做法是不謹慎和不科學的。教育行政部門對待哪些內容可以進入幼兒園的教學與課程應該持有嚴肅、認真的態度,并將地方課程、園本課程的開設上升到是否能夠實現國家教育培養目標、是否有利于下一代身心發展的高度來看待。

  三是應該倡導有關研究機構和專家對珠心算之于幼兒身心發展的影響開展客觀中立的長效追蹤性研究。要揭示珠心算對于幼兒的影響實效就必須進行一定樣本量、一定時間段內的追蹤研究,以充分判斷珠心算對不同幼兒發展的全面影響。幼兒園教育是一門嚴謹的科學,幼兒發展有其自身的規律,只有在科學研究和嚴格論證的基礎上,我們才能對于珠心算是否適合在幼兒園階段開展做出令人信服的判斷。(易凌云 作者單位: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

双色球投注胆拖计算器